新疆克拉玛依市中心医院

站内信息搜索

两百米,心跳骤停12次! ——心血管内科医生杨晨救助患者的故事

1.jpg

   (日报记者:张冰)从医23年,克拉玛依市中心医院心血管内科副主任医师杨晨从未如此紧张过。

    病人家属痛苦的哽咽像针一样扎在他的心上,从急诊楼到导管室,仅有200米的距离,他却走得异常艰难。

    这短短200米,病人心跳骤停了12次。

    杨晨双手举着除颤仪,像举着盾牌的战士,一次又一次替病人挡住了死神刺来的利刃。

突发急症

    杨晨记得那是一个寒风料峭的深夜,接到会诊电话后,值夜班的杨晨急匆匆地往急诊科赶。

    病人是一位53岁的本地男性,因胸痛、胸闷到市中心医院急诊科就诊,既往病史正常。急诊科为病人做了心电图和血液检查,初步判断病人为急性广泛性前壁心梗。

    “前壁心梗提示你心脏非常大的一个血管堵塞了,以现在的情况看,有两种治疗方案,一种是保守治疗,也就是靠药物缓解,但是效果并不好,如果病人血管持续堵塞,死亡率很高。”杨晨放下检查报告,用简洁的话快速对病人和家属说,“另一种是手术治疗,可以快速打通病人堵塞的血管,只要手术顺利,预后情况一般都比较好,是我们首选的治疗方案。”

    病人李先生此时仅感到胸痛,并无太多不适,一听说要手术,顿时犹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家里还有好多事要忙,工作上也抽不开身,要不,咱们考虑保守治疗?”李先生和妻子都不想做手术,但是又担心保守治疗效果不佳,一时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“虽然手术有风险,但是治疗效果非常好,而且现在都是微创手术,伤口不大,一般情况下恢复得都比较好。希望你们尽快决定,手术必须在90分钟内完成,不然效果会大打折扣。”看着病人犹豫不决,杨晨有些着急,对于急性心梗患者来说,时间就是心肌,留给家属仔细思考的时间极少。可是,不少病人及家属并不能理解这一点,他无法强迫患者做选择,只好尽量用通俗的语言,为家属讲解做手术的利弊,希望帮助病人及家属做出最有利于病人的选择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李先生突然双目翻白,失去意识。杨晨在心底暗叹:不好!病人出现了恶性心律失常,心电监护提示室颤,必须立刻进行电除颤!

    仪器准备就绪,杨晨熟练地开始进行电除颤抢救,很快,病人恢复了意识。

    李先生的妻子惊魂未定,看着意识迷离的丈夫,眼泪唰地淌了下来:“医生,怎么会这样!”

    “出现恶性心律失常,说明病人的心梗非常严重,如果不手术,恐怕九死一生。我建议立刻开展手术!”杨晨果断地说。

    杨晨的话音刚落,李先生再次出现了室颤。

生死抉择

    短短几分钟内,病人就出现了两次室颤,李先生的妻子吓得大哭起来。她顾不得此前的种种担忧,接受了杨晨的建议。

    由于病人情况危急,杨晨决定一路护送病人到导管室手术。

    急诊科和导管室仅相距两百米左右,平时即便推着平板车,两三分钟也能到达。杨晨担心患者中途再次出现室颤,便将监护仪、除颤仪、吸氧装备、输液装备全部带上。在临床上,只要发生室颤,就必须立刻进行除颤,让病人恢复正常心跳,否则短时间内病人就会出现大脑无血流供应而造成脑死亡。

    寒风中,杨晨双手举着除颤仪,密切观察李先生的状态,快速向导管室前进。

    果然,还没走十几米,李先生再一次出现了室颤。

    杨晨立刻停下来快速为李先生进行电除颤。

    在杨晨23年的职业生涯中,他遇到过很多需要多次除颤的病人,可是这次的情况前所未有:几乎每走十几米,病人就会出现一次室颤。

    不是每一次除颤都能成功,也就是说,病人的生命随时有可能戛然而止。在凌冽的寒风中,杨晨的后背沁出了细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抵达导管室门口时,病人一共室颤了12次。短短200米,杨晨好像经历了一场磨炼心智的马拉松。好在,他举起坚实的盾牌,一次次成功挡住了死神刺来的利刃。

    李先生被顺利送上手术台。

选择无憾

    冠状动脉介入手术属于四级手术,属于级别最高、难度最大的手术。病人的病情越凶险,死亡率就越高。如果说此前的200米是李先生度过的第一道坎儿,那么是否能够顺利完成手术,才是他最大的难关。

2.jpg

    杨晨作为手术医生也参与到了此次手术中。根据手术流程,需要首先对病人进行冠状动脉造影,了解病人心肌梗死的“罪犯血管”。造影结果出来后,杨晨和主刀医生都倒吸了一口凉气:病人心脏的前降支从近段起就完全闭塞,情况非常危急。于是,医生立刻对病人进行开通闭塞血管和支架植入术。

    李先生是幸运的,手术全程都比较顺利。经过进一个小时的奋战,手术成功完成,李先生被送往重症监护室接受下一步治疗。

    此后,杨晨每天都会去看望病人。看着一天天恢复活力的李先生,杨晨心底有种莫名的欣慰和感动,他觉得这个素不相识的病人,就像自己出生入死的战友一样亲切。10天后,李先生康复出院,随后几个月的各项复诊也非常理想,就像李先生妻子说的,他确实“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”。

    杨晨的父亲、哥哥、嫂子都是医护人员,他选择从医,可以说深受家族影响。这23年来,杨晨感受过被信任的快乐,也体验过被质疑的失落,从医的酸甜苦辣,只有他自己最清楚。

    “无论怎样,我都不后悔。”杨晨的语气果断而郑重:“对于心内科的医生来说,心脏健康跳动的声音,就是最美的声音,没有什么,能比救活一个人更值得高兴。”


中心医院 宣传科

2020928


 

上一篇:
下一篇:【医疗援助、情暖南疆】为新生儿保驾护航,这位援喀医生真棒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