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疆克拉玛依市中心医院

站内信息搜索

难忘经历,武汉之行

(通讯员:吴迎华)从武汉回到乌鲁木齐休整已经有四天了,闲时会刷刷手机,总是能刷到武汉抗疫的文字和视屏,每每看完总是潸然泪下,一直不能理解,为什么我如此感性,原来泪点就是在那一次次相同的经历中被反复戳中。

在泪水中告别

思绪又仿佛回到了24日临行的那天。

“吴迎华,你给我听着,我们家不需要烈士,只要你活着回来!”和爱人一个拥抱后,我拉着箱子头也没有回的就走了。我害怕看见他不舍的目光,害怕让他发现已经泪崩的我后不忍放手。

后面的场面和所有援汉队员出征前是一样的,领导、同事的叮咛,祝福及关怀,在我耳边萦绕。

1730 踏上了去乌鲁木齐的专车,一路上大家都很安静,没有过多的语言,每个人都陷入了沉思中去。一路上泪流满面的我看着家人、朋友的祝福短信,直至飞机降落在武汉天河机场,天空已经渐亮。望着天空一丝曙光,注定此程将是一次不平凡的经历。

武汉,我们来了

一出机场就见到来迎接我们的老师,将我们带上大巴车,坐上车后一路睡意全无,眼睛紧紧的盯着窗外,不断的看着每个经过的路牌,脑子也时不时的闪现着武汉各地公布的疫情,大家开始窃窃私语,议论着会把我们拉到哪个城市去。

直至近1小时后,车停到了武汉东西湖区华美达酒店的门口,大家三三两两的走下车前往酒店。当我走到酒店时,看见有队员在跺脚,搓手了,大堂里面透着一阵阵寒凉,这是北方人不太适应的寒冷。不过还好,酒店的环境不错,让我们的心里少了些凉意。

武汉,我们来了,希望我们的到来,能带给你们更多温暖。

入住的第二天,因为没有接到具体指派地点及任务,我们主要的工作就是穿脱防护服的训练。当时的武汉,防护物资极缺,每个队只有一套防护服来供大家练习。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反复练习着,想象着武汉的病房一定是危险丛生,我们必须要熟记防护要求,严格防护措施,避免职业暴露,从克拉玛依出发前,叶院长说的那句:“一个都不能少!”在我们耳边一遍遍萦绕警醒。

27日接到上级领导指派的任务,我们要去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工作。这是一个由会展中心改造成的方舱医院,它分成ABCD四个舱,每个舱设置400600张病床,且有抢救床位10-15张。我们新疆队被分配到了CA区工作。我们在这里进行开舱前的所有设备物资准备工作。

第一次进入方舱医院

29日上午,我们依然在方舱医院C区有条不紊地做着开舱前的准备,如整理床单位,推氧气筒,备抢救车,药品等物资。初来的队员对舱内的设施和布局都很感兴趣,舱内处处挂着国旗,党旗,让新老党员很有仪式感,纷纷拿起手机留影纪念,因为大家都知道如果开舱,我们的手机就带不进来了。

中午1340左右,我们接到通知,下午1630准时开舱收病人,大家一片哗然,没有想到会这么快。

命令如山,现在就是集结队伍上战场的时候了。戴文护士长和其他小组领队紧急开会,商讨如何排班,进多少人合适。最终根据防护物资的数量,同时也为了减少交班次数,决定将白班和小夜班压缩成一个班次,一组派5个人。

此刻时钟已经指向1430了,现在就是安排谁先进舱上第一班了,我和戴文护士长最先报了名,张驰浩是我科室的护士,又是男生,我和他做了短暂的沟通后,向戴文护士长推荐了他。其余两人是和我们组队的两位巴州老师,就这样首发队伍集结完毕,我们克拉玛依队其余成员先退舱回宿舍待命。

1630,我们穿好防护服入舱,在等待病人进舱期间,我心里还是很紧张的,这种紧张源于对疾病认知不全面,也来自没有护理过相关传染病患者的经验而担心。但是这种紧张和担心在随着病人源源不断的入舱后随之消失,因为10几个小时的忙忙碌碌根本让我没有时间去想那么多。

210日凌晨1点45,孔玉艳护士长带着接班护士们来接班了,我们仔细认真的完成新入近50人的交班后,看了看墙上的表为230,整个交接班过程持续了45分钟。

当我如释重负的走向出口,看见出口排了长长的队伍,至少有15个人时,我瞬间崩溃。按照一人脱防护装备进行消毒等措施需要30分钟的速度来算,至少要等到7个多小时才轮到我。

门口没有凳子,等待的人就一直站着。从早上进入方舱医院进行筹备工作,到之后穿着防护服连续工作10小时。此时的我,已经筋疲力尽。逐渐我们已经没劲站立,而是靠着墙根蹲在地上等待。直到后来临时改成双人一起脱防护服后,速度才稍微提快。

等我走出方舱,坐在公交车上已经是凌晨610分了。才想起来,我们好像16个小时滴水未进了。我和戴文护士长收拾完吃完早饭,差不多近9点了,这24小时就这样匆匆过去了。

发生了职业暴露

当我第二次踏入方舱医院工作时,没想到发生了职业暴露。

由于初期志愿者较少,舱内所有物资都是靠我们进舱护士手提或搬进去,舱内没有流动水设备,所有的饮水,全是护士将舱外饮水桶运进舱内供患者使用,那天搬了2桶水后,我就出现明显的呼吸困难,心慌,胸闷。我和张驰浩搭班,他发现了我的不适,立即让我在椅子上休息。我坐了大约10分钟,呼吸困难没有缓解,感觉越来越重,我开始有点烦躁,手不自主的调整口罩和护目镜的位置,希望通过增加口鼻空间来改善呼吸困难的症状。

在调整的过程中,由于不慎将护目镜的绳子弄断,我赶紧用手托着护目镜出舱做紧急处理。出舱后,立即用清水冲洗,然后用酒精擦拭脸及眼部,当时眼部烧灼刺痛感让我的眼泪瞬间流出,说不出的难受。虽然心里有不安,身体也伴着各种不适,但我在舱外休息半小时后,再次穿上防护服进入了方舱继续工作。

一支舞蹈拉开的友谊

后面的工作日复一日,因为都是轻症患者,没有太多的基础护理,更多的是患者的心理护理和健康宣教。全体队员都想着法的去缓解患者紧张、焦虑的情绪。

随着我们副领队巴哈尔古丽入舱的一支“黑走马”哈萨克舞蹈,正式拉开了广场舞系列,患者积攒已久的心理压力得以释放,从此和我们新疆队的护士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

2个患者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第一个是一个大约70来岁的叔叔,他总是喜欢拿着手机不停的拍照,拍医务人员,起初我并没有留意他,想着他可能是好奇,但是上了几次班以后,他依然还是乐此不疲的拍着。我就问他,为什么总是拍我们,他告诉我,他年龄大,眼睛不好,记性也差,记不住我们的姓名,也看不见我们的样子,但是我们衣服上有姓名,有单位,他要拍下来,出院后告诉他的家人,他的子子孙孙,让他的后代记住我们曾经救过他。当时他说完后,我瞬间泪目。

第二位患者,他和我同岁,从开舱收进来后病情一直没有好转,核酸检测两次都是阴性,每次欢天喜地的盼着能出院,但是CT检查始终显示病灶没有吸收,终日闷闷不乐,也很少与人交流,更不会参加方舱内的各种活动。

我注意到他的情绪低落后,总是有事没事的找他说话,慢慢的他开始主动和我交流,说出他的担心和顾虑。我也总是将我对疾病的认识和了解用浅显易懂的方式来告诉他,后来我开始在他的脸上看到了笑容。直到C舱关闭的前两天,他给我发来信息询问,C舱要关闭了,我们是不是要离开了,当我确定的告诉他,我们要和C舱剩下的病人一起去B舱时,他说希望我们能继续护理他。

还有不少病人拒绝向上级医院转诊,只愿和我们新疆护理队员多呆几天,甚至有病人明明到了出院的标准,宁可推迟2天出院,直到方舱医院彻底关门才离开。那天我发了朋友圈致敬最好的护患关系,来纪念这最高的赞誉。

爱让我们忘记了疲劳,忘记了危险

在方舱医院工作期间,除了良好的护患关系,还有各团队、各队员之间积极协作,互相关心和帮助的精神,也时时让我感动。

在穿脱防护服期间,每一位老师都会认真,仔细的检查我们每一个步骤,深怕大家因防护不当发生职业暴露。每次出舱,都有相识、不相识的老师给我们一声温暖的问候,递上一块消毒湿巾,送上一瓶水,塞上几块饼干。出舱回到宿舍后,总有队友给我捎带一份饭,戴文护士长也总是让我先淋浴,她排在后面。我在克拉玛依队里,年龄算大的,队友们也总是叫我一声吴老师,作为老党员,老同志,我更应该去爱护和关心这些80,90后的可爱的护士们。所以每次在舱内工作,我都坚持让我的队友们先出舱,确保大家都离开后,我再最后出舱。

我们就是在这种充满关爱、关心的工作环境中愉快的工作,爱让我们忘记了疲劳,忘记了危险。

在泪水中回归

310日,习近平总书记来到武汉发表了重要讲话,我们全体党员认真的学习了讲话内容,大家都特别受鼓舞。在休舱3天后大家纷纷要求再次请战,为取得抗疫最后胜利付出自己的力量。经过30多天的方舱工作,自己亲临武汉这座城市,看到方舱里患者得到及时全面的救治。除了体会到武汉是座英雄的城市,武汉人民是英雄的人民以外。其实更多的是感叹我们伟大的祖国之强大,全国人民在抗疫过程中空前团结将注定无往不胜。

317日是我们离开武汉的日子,所有人都盼着这天的到来,到真来临时,又有许多不舍,舍不下方舱的护患情,舍不下当地政府及志愿者的关爱情,更加舍不下共赴生死的战友情。一路欢笑,一路泪水,一路征程,最终我们凯旋而归,102名队员一个不少的回来了,我感谢,感恩,武汉之行遇到的每一个人。这段经历也将会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,刻在我心里,同时也感谢所有在我去武汉工作期间,关心和帮助过我的领导、同事及亲朋好友们,有你们真好!

中心医院 宣传科

2020323


 

上一篇:
下一篇:院党委慰问向我院捐赠的张耐家属